冯叶青 广州立白企业集团有限公司首席数字官

在互联网、数字化的发展过程中,领先企业不断面临着来自颠覆者的挑战,立白在数字化转型中最本原的想法就是借用我们自身优势实现模式创新。我们发现立白最大的挑战在于,原有商业模式太封闭了,比如没有把消费者洗碗、洗衣服的需求扩展开。但互联网是快速的、共享的。所以我们必须打破这个封闭圈子。基于此,我们提出了立白3.0设想,重点就是商业创新。一方面,从整条垂直产业链中找到我们的优势,把其中最强的部分拿出来数字化,形成面向B端的服务,未来与全社会共享,比如研发能力、分销能力;另一方面,是从产品、品牌角度思考如何跨界,所以立白提出了产品和品牌要面向消费群体做轻量化的改变。基于商业创新,目前我们已经看到了主业发生了本质变化,立白现在不只是卖产品,也变成做服务的企业。

张俊杰 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计算机中心主任

格力电器长期致力于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对于数字化转型的成功衡量标准,IT部门更多地看重数字化,业务部门更多考虑转型。对于格力电器来讲,数字化转型首要的考虑因素是怎样让企业保持长期可持续发展。其次,格力是一家非常重视自主创新和技术的公司,所以我们也会关注如何在转型过程中打造出自己的核心能力与核心技术。一方面,我们在老工厂内部不停地进行新技术尝试,比如通过机器视觉做质量控制,可能会很快速地在多点上进行尝试;但是对新工厂的建设、新基地的落地,我们在之前会做非常详细的规划。两种方式基本上是并行开展的。新技术会带来机会,有些领域做不好的话也有风险,但我们不能丧失发展的机会,所以格力基本上是快速迭代、尝试验证,然后再大批量投入。另外,一把手的支持也至关重要,如果没有一把手的支持,无论在方向把握上,还是在具体的变革管理过程中都会遇到障碍和困难。

庆雪辉 腾讯云战略合作总经理

在实体企业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腾讯所扮演的是一个数字化助手的角色。大家知道腾讯是一家互联网公司,从1998年成立到现在积累了很多信息化能力和数字资产。这些能力可以被开发出来帮助传统企业、实体经济做转型升级。既然要建立一个生态,肯定就说明这个产业不是靠一家公司能解决所有端到端问题的,无论是甲方客户也好,还是乙方供应商也好,没有哪家能够形成一个链条的全部闭环。我认为建生态最重要的考量点,第一点是开放性,资源、能力、技术、先进经验是否能够共享;第二点是共赢,让生态中的多方都能够参与进来,并且从中获益;第三点是持续发展,需要不断引入新生态合作伙伴以满足新需求。所以生态是需要不断持续迭代和变化更新的。

陈曦 深圳华龙迅达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助理

我认为一个理想的平台,是以海量的模型为基础,采用大量微服务的架构来打造,实现生态共享的平台。在这个平台里,从底层数据采集者,到开发者,到为最终用户实现知识共享的平台,所有角色都能够实现知识共享,比如开发者可以通过平台共享数据、共享模型。只要你具备生产能力、服务能力和技术能力,不一定要有专业的IT团队或经验,就可以开发出符合行业特点的软件和平台。举例来说,华龙迅达作为一个工业互联网平台的供应商,在烟草行业我们通过基础数据采集和API开发接口,就可以让相关人员——懂技术、懂服务、懂管理的人员打造自己的APP,提升管理能力。保证数据的完整性、可用性和安全性是不可忽视的问题。目前,数据的安全存储和可靠性传输这方面还有待加强,同时工业APP由于迭代升级比较快,企业在使用过程中对安全性的重视程度也需要加强。

订阅
关于我们的新闻中心 关于我们的新闻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