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报告

概述

概述

  • 自1979年第一家专业信托公司成立以来,信托行业迅猛发展。40年来,信托业跻身第二大金融子行业,成长为我国现代金融业态的重要支柱。
  • 在2018年资管新规实施之后,信托行业发展势头明显放缓。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受托管理资产规模已降至22.54万亿元。
  • 当前,信托业面临的双重任务是:既要有效防控金融风险,消除各种风险“雷点”;又要积极推动业务转型,在防控风险中避免资产规模的大起大落。


信托行业已经面临三大变局,展业压力激增。

客户在变

个人客户对信托的期望不仅停留在财富的保值和增值,还对服务体验数字化、购买决策自主化、产品配置多元化等方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同时机构客户在与信托公司的同业合作中,也更加关注投资产品的流动性、数字化资产管理能力、资产信息的披露监控等方面的专业能力。

技术在变

在投资领域,金融科技和传统金融模型的融合更好地帮助投资经理捕捉市场机会,获得超越市场的收益。在客户管理中,客户360画像和统计分析模型的结合应用能够帮助金融企业挖掘客户需求、提升服务质量、强化客户关系。在业务运营中,流程自动化、合约管理透明化等技术进步使信托行业运转更加规范高效、安全可靠。

监管在变

新的监管趋势下,资管产品需打破刚性兑付,转向公开透明的净值化管理。同时,对银信通道业务监管的收紧,则要求信托开拓多样化的产品渠道和服务范围。不动产业务发展规模的受限也促进了信托项目向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新兴行业转型。当然,信托仍需要进一步提高自身风险管控能力,以完善对底层资产的追踪和管理。

查看全部

三大变局下,从“单一产品销售”向“以客户为中心的产品服务”转型的需求愈发迫切。如果放宽视野,信托行业的数字化转型将对我国泛金融行业产生广泛影响。而且,信托公司如果可以利用数字化技术实现财富端诸如整合渠道、客户画像、精准配置等数字化场景落地,也将对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私人银行等金融机构产生影响。也就是说,信托业的数字化转型将有可能重塑金融机构间的价值链,并创造新的商业机会。

信托行业的数字化转型不是“为技术而技术”,它有可能重塑金融机构间的价值链,并创造新的商业机会。

怎么转?往哪转?

对信托公司来说,数字化转型不仅仅是IT系统开发,而是以客户洞察和受托本源理念作为出发点和基础,重新审视、构建企业的价值链,通过新兴专业技术、高效运营管理体系和核心商业模式的互联互通,实现企业对客户从被动管理到主动管理的本质性变革。

因此,信托公司需建立自上而下的数字化战略,并逐渐构建数字化核心竞争力及组织驱动力。

  • 首先,思考如何完成从产品导向到客户导向的理念转变。面对当前财富客户核心价值诉求的重大变化,如何以数据驱动挖掘客户需求,如何构建以账户为核心的服务信托体系是信托公司面临的重大课题。
  • 其次,为实现所投项目全流程管理,需思考如何通过数字化技术,实现全程留痕、可视、可追踪,以实现对风险的端到端管理
  • 此外,为打造开放平台生态,需回答如何通过平台生态合作为客户提供更多差异化解决方案,并由此探索未来新的商业模式

组织自身的驱动机制会是数字化转型的重要基础,能为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提供充足动能。信托公司可围绕以下方面思考如何形成转型组织驱动力。

1. 思考

如何打造“ 敏态、稳态和谐共存的新型IT架构”,以实现前台流程和业务数据中台化,高效利用留存数据资产,业务系统功能敏捷迭代及可拓展。

2. 探索

如何实现敏捷的组织转变,例如通过形成理财顾问、产品经理、运营风控、IT人员结合的矩阵式部落,不断快速响应各类客户需求,以加强内部协同效应。

3. 研究

如何建立持续改进、迭代创新的机制,激发内外部创意持续涌现并实施落地。以及如何优化数据资产管理体系,确保高质量的数据积累,为组织的高效运转提供保障,并为未来数据资产化和新型商业模式的探索提供基础。

查看全部

节奏和抓手

不管如何变,信托公司数字化转型的目的是为了回归受托本源,基于数字化基础保障,比如匹配的企业及IT架构、敏捷组织、科学的数据资产管理体系等,为客户提供更优质的服务。

信托公司可探索打造各项数字化能力,逐步构建以账户为核心的资产端与资金端数字化平台,从而实现提升客户体验,有效把控风险,增效降本等核心转型目标。

在转型节奏上,可以通过以速赢场景为核心抓手,由点及面相互串联,探索全面转型的落地。

订阅中心
关于我们的新闻中心 关于我们的新闻中心